My avatar

黎想的博客

My avatar

黎想的博客

把信拿去吧,你可以假戏真做

RSS
· 2363 字 · 16 分钟 · 浏览

《心理测量者》摘抄

第三集

小朱你也看过资料了吧?这里可是经济省管辖的国企,机关部门得保护自己地盘的利益。他们不喜欢别人闹事,降低工厂的生产效率。
可都已经出人命了啊……
所以他们才想要尽快当作事故处理。

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如此鲁莽?
这可是事关人命的真相。想要揭开真相,我们自然也得赌上性命。

第四集

哦?如果说当网红就能赚大钱,那出门工作的人才是脑子有病。

第七集

正因为手上拥有强大且优秀的武器,所以使用者必须更加坚强才行。

第八集

住宿制女校这种教育方针,槙岛老师是怎么看的?
虽说与时代格格不入,不过也正因如此,才具备稀缺价值吧。身处这样一个时代,如果依然希望自己的女儿按照以前的方式修学,那就只能选择这里了。
“贤淑和气质,流失的传统美德。”这就是樱霜学园提倡的教育理念。不强求男性,仅仅强加于女性的优先事项,在将这一切烙进我们的思想之后,再把我们当作名为深闺的奢侈品出售,然后被追求贤妻良母这一经典家具的男性购入,以结婚这一形式。这个学校里的每一个人,都是为了加工成淑女这一工艺品的素材、有待打磨成型的原石。真是悲哀又无趣的生命,明明还有无数别样的绽放方式。

第十三集

系统这东西,比起让其完美地运转,更重要的是人们坚信它是完美的。基于人们对系统的确信和安心感,“西比拉”时至今日仍在为人类带来恩惠。

你们是系统的终端,而人们只能通过终端去认识和理解系统。因此,系统可信度全看终端能否严格且准确地执行任务。如果你们怀疑“支配者”,很可能会演变为让全体市民怀疑社会秩序的导火索。

你否定了“西比拉”,“西比拉”否定了你,然后全新的秩序诞生了,只有这个国家重新恢复了过来。

第十四集

以前,人们在玄关上一把物理锁是理所当然的,因为维持秩序的基础是怀疑他人。如今已经没必要去怀疑、防范他人了。现在街上走的路人,全是有精神系数保障的安全且善良的人,这是这个社会的根基。要是大家都知道有办法像那个头盔男一样瞒过超声扫描,必然会发生恐慌。

竟然死在繁华街的正中央,这城市到底怎么了?
话说回来,有这么多人在……难道这帮人都是稻草人吗?
目击者的证词大同小异,都说“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”。我觉得这也不能怪他们,谁都不可能想到会有人在自己眼前被杀害。这里的人在过去的生活中从未预想过今天这一幕。
到最后也没人报警,是靠区域警报才发现了异常。
视而不见的并非只有人类。

但是,我说你啊,你还真是少根筋啊。敢独自一人带着这么多的宝物到处走,难不成你就没想过需要防范吗?
这是启蒙的道具,为了让人能像人一样活下去,为了让人从家畜般的懒觉中醒过来。被“西比拉”迷惑的人们,已经无法正确判断眼前的危机,在这点上,你们也和那群可怜的羔羊一样愚蠢。

第十七集

在这个社会,我们依附于便利却充满危险的东西。政府将风险都转嫁到了我们身上,但分散得又巧妙又广泛,以至于大家都没发现……不对。大家都选择了视而不见,也许没人愿意直面吧。因为危险就在眼前,所以不选择视而不见,就无法保持理智。

我觉得人就是这么有本事,可以下意识努力逃避责任。

为什么……你应该能理解才对……理解这万能的愉悦、统治世界的快感……
宛若神明一般吗?这种感觉或许也不错吧。但很不巧,我对审判和法官没有兴趣。因为在这种位置上,就没法纯粹享受游戏了。我可是发自内心深爱着名为人生的游戏,所以,无论何时,我都要以玩家的身份继续下去。

第十九集

借用马克斯·韦伯的话,理想的官僚就是“既不会愤怒也不会不公,既没有憎恨也没有激情,既没有爱也不会狂热,只旅行自身义务的人”也许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“西比拉”系统非常接近理想的官僚制行政,只不过大前提是“西比拉”已公布的信息都是真实的。

那我就再引用一段马克斯·韦伯的话吧:“官僚制行政是通过知识支配大众、专业知识和实践知识,再对这些知识保密,从而提升自身的优越性。”

第二十一集

你终于舍弃了虚伪的正义,萌生出了真正的杀意吗?
少得意了,你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人类,只不过是被世间无视掉的垃圾罢了。只有自己不在群体中,想必恨死了排挤你的社会吧?你只是承受不住孤独,和哭喊着不想被排斥的小鬼没两样! 这言论真有意思,因为孤独?这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吗?这个社会上有谁不是孤独的?自我的基础是与他人的联系,这样的时代早已远去了。人人都生活在系统的规范之下,受系统庇护,这样的世界是不需要群体的。大家只是待在小小的牢房里,被只属于自己的安宁驯服了。你不也一样吗?狡啮慎也,没人认可你的正义,没人理解你的愤怒,所以你不去面对信赖和友情,就连自己仅存的归宿都轻易舍弃,来到了这里,这样的你也要嘲笑我的孤独吗?

第二十二集

你为什么要想方设法防止槙岛被杀?
因为这么做是违法的,我无法对犯罪视而不见。
不制裁恶人、无法保护人们的法律,为什么还要这样拼命地保护?
法律不是保护人们的,而是要人们遵守的。至今为止,一直憎恨罪恶、寻求正确生活方式的人们的心情,这一点一滴的累积正是法律,这并非条文也非系统,每个人心中都有。这是脆弱而又无可替代的心情,与愤怒和憎恨的力量相比,这种心情极度脆弱。所以,过去有无数人想创造出更好的世界。为了不枉费他们的祈祷,我们必须尽全力守护到最后一刻,绝对不能放弃。 如果众所期盼的时代能够来临,届时“西比拉”系统这种东西就会消失了吧,潜在犯和执行官也会消失吧。但是……(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)

任谁都是孤独的,任谁都是空虚的,已无人需要他人的存在,任何才能均能找到替代品、任何关系均可替换,我早已厌倦了这样的世界。但是,这是为什么呢?我脑海中无论如何都浮现不出我被其他人杀死的光景。

对崇高法律的最大亵渎是什么,你知道吗?那就是创造并施行不值得遵守的法律。不要小看了人类,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追求更好的社会,总有一天会有人来关掉这房间的电源,我们一定会找到崭新的未来。“西比拉”系统,你们是没有未来的。
常守朱,挣扎吧,烦恼吧,这将成为我们进化所需的养分。